小川是总攻

我爱敖子逸

三爷带给了我许多的快乐,成为我学习的动力。发生这样的事情,我真的心都凉了半截。为什么不能给这么好的孩子一个机会呢?他不优秀吗?他不努力吗?他没坚持吗??结果sdfj给他的回报就是这样的的结果吗??他是一个心思细腻不擅长在屏幕面前表达自己的小男孩,但他的暖却在一举一动之中渗透出来。他真的很多段子很有趣,他是能给大家带来快乐的小太阳。日常皮的他一上舞台整个气场都变凌厉了。敖子逸跳舞的实力没话说,唱歌也进步,很适合综艺,能温暖他人的少年。他辛辛苦苦了6年,我希望他的努力能被更多人看到。辣鸡sdfj。
陪敖子逸成为世界的中心。
希望世界能温柔待他。
我们永远支持你。

【胜出】OOC注意 《你不在的城市,大雪纷飞》

“我懵懵懂懂过了一年,这一年似乎没有改变。”

毕业后,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已经分开了一年有多。毕竟人偶也是排名NO.1的英雄,在全世界奔波也是在所难免的。

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绿谷疲惫地回到公寓,洗完澡后,呆呆地望着窗外出神。“今天是圣诞节诶,小胜...现在在做什么呢?”绿谷打开了手机通讯录,望着那一串倒过来都能背的号码,手指停留在拨号键上空,迟迟没有按下。一年了,两人并没有过多的联系,但绿谷的思念却从未停止过。

“好想让小胜知道我的心意啊!”绿谷心想,脑海里冒出爆豪发怒的样子,“不不不,那样可不行。”绿谷摇了摇头,拍拍自己的脸颊。

属于市中心的灯光把整个天空都照亮了,映在了绿谷澄澈的眼中,那是不属于他的热闹。

--每年圣诞节,绿谷都会十分兴奋地跑去找爆豪,“小胜,我们互相交换圣诞礼物吧!”虽然回答他的都是一脸嫌弃和不耐,但每次爆豪总会给绿谷准备一份礼物。“嘿嘿,小胜就是口是心非。”绿谷拿到礼物后小声嘀咕着。“你说什么?”爆豪冷冷地瞪着他。“没,没什么!谢谢小胜!”绿谷的脸蛋冻得红红的,朝爆豪开心地笑了一笑,脸上的小雀斑此时也显得十分可爱。“这个傻瓜,又是这种表情。”爆豪扭过头不理会他,大步往前走,嘴角露出不易察觉微笑。“诶!小胜你要去哪里?你的礼物我还没给你呢!”绿谷慌慌张张地跑着跟上。

忽然,窗外的一片雪花冲入了视野。“咦,下雪了!”绿谷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,冲到阳台,去迎接这个城市今年的第一场雪。

“哇,有点冷。!”绿谷搓了搓手,呼出一口白气。绿谷的眼睛闪闪发光的,自己有多久没有停下来好好欣赏这些平凡而又美丽的事物了呢。绿谷又想起了和爆豪看的第一场雪。

--“小胜你看!下雪了诶!”绿谷兴奋地望着天空,朝着前方跑去。“废物笨久,别瞎乱跑,又不是没看过。”爆豪不满望着他,却也加快了步伐跟上。“可是,这是和小胜一起看的第一场雪啊!”绿谷开心道。爆豪愣了愣,“切,这有什么好高兴的。” “小胜真无趣!” “你找打吗?”爆豪暴躁地扯住绿谷的衣领。雪越下越大,爆豪扯着绿谷走进了一家咖啡馆。他们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。绿谷的眼睛一直盯着窗外的雪花,脸上还是写满了高兴,爆豪托着腮看着对面看得入迷的人,心想“这家伙的眼睛,总是...”

“阿嚏!”绿谷猝不及防打了个喷嚏。“你这个笨蛋,不会感冒了吧?”爆豪一脸生气地看着绿谷。绿谷摸了摸后脑勺,眼睛却不敢看着爆豪,“额....大概不会吧!”后来绿谷确实生病了。

想到这里,绿谷傻笑了笑,不过眼睛像是披上了一层水雾。一朵雪花落在他的鼻尖,悄然融化。“没有小胜的城市,有点寂寞呢。”

绿谷打开了手机的天气预报软件,查看了爆豪所在的城市。“今天A市也下雪吗。”绿谷自言自语。

“此时此刻,身处北纬37°27′,气温为-7摄氏度的城市里的你,是否会为醒来时打开窗户那漫天的白雪而惊喜不已呢。”

绿谷擦了擦眼睛,回到了房间里。突然手机铃声响起,吓得绿谷差点摔了手机。绿谷不可置信地看着联系人的姓名,愣了有几秒钟。“小...小..小胜!?”“为什么小胜会给我打电话??”“难道我又做了什么错事??”“不对不对,小胜给我打电话不应该高兴吗”“我要不要接啊!”“怎么办啊!!”.........铃声停止了,绿谷松了一口气。但紧接着,铃声又响起了,紧凑的仿佛在告诉绿谷,你不接电话接下来会发生怎样的事情。绿谷战战兢兢地按下了通话键,“喂..喂小胜吗?”“你这个废物,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??”电话里传来那熟悉的声音。“我...我”绿谷听着爆豪的声音,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滑。爆豪一听不对劲,“.......”“你还好吗?”绿谷只顾着哭什么话也说不出。他一直思念着的人,想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人。

雪越下越大,电话里一片沉寂,只剩绿谷小小的抽噎声。

“笨久,你去阳台。”“还有...穿上大衣。”爆豪道。

“为什么...?”

“少废话。”

绿谷擦了擦眼泪,又重新走到阳台上。城市的灯光还是那么繁华,只是周围的事物都盖上了一层白霜。

“笨蛋废久!!”绿谷被吓得颤了颤,“诶,小胜?为什么这么真实的声音??”绿谷茫然地眨了眨眼。

“废物!我在下面!!”绿谷往楼下看去。

楼下站着爆豪,他撑着一把伞,正在往上望。爆豪似乎又长高了,修长的风衣掩盖不住他完美的体型。绿谷瞪大了眼睛,捂住了嘴。“小胜!小胜你等我一下!”绿谷鞋都没换就冲出家门,连忙按着电梯键。“为什么今天的电梯这么慢啊!”绿谷还恍然着怀疑这一切的真实性。

--直至他被搂进怀里的那一刻。绿谷埋在爆豪地颈间,闻着那股熟悉好闻的,属于爆豪的气味。爆豪紧紧地抱着绿谷,绿谷对于他来说小小的,仿佛还在微微颤抖。两个人互相感受到对方心跳的快慢。

“我来晚了。”爆豪先开口说道。

“小胜,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

“哈?这种事情随便打听一下事务所就知道了吧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?”绿谷把脸凑到爆豪面前,睁大了眼睛问。

“因为我想把一切都做好准备再来找你。倒是你个废物笨久,为什么不打给我?”爆豪搂的更紧了。

“我.......”绿谷低下了头。

“抬头。”爆豪命令道。

“嗯?”绿谷一抬头,嘴唇就被贴上了。爆豪越吻越深,绿谷有点喘不过气来。

“小胜嘴唇的温度是......”绿谷接吻时不闭上眼睛,绿谷眼里的世界此时此刻应该是彩色的吧。

“这个笨蛋。”爆豪望着那双水灵的眼睛,继续他缠绵而又鲁莽的吻。

雪变小了,雪花慢慢地飘落在两人的身上。

我们的城市,大雪纷飞。